陣地丨208家房企宣告破產,地產越來越不好混了!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疫情加速了房地產行業的洗牌。人民法院公告網顯示,截至2020年6月5日,今年房地產企業的破產數量已經達208家,超過2018年上半年的177家破產數量,與2019年同期相對持平。


部分行業排名較為靠前的房企,也因為資金鏈的問題,不得不以出售項目或股權的方式求生存,如福晟集團、泰禾集團、新湖中寶等。


從目前來看,宣布破產的房企主要以三四線的中小型房企為主,這些房企實力較低,抵御風險能力較弱。


我們認為,未來房企破產數量或將繼續增多。


一方面由于行業集中度不斷提升,頭部房企將會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進一步擠壓小房企的生存空間,隨著中小房企市場競爭壓力加大,容錯率也將變得更低,一些實力不濟的小房企最終將會被兼并或走向破產的邊緣。


另一方面,此輪調控在宏觀上持續堅守“房住不炒”的原則,杜絕房地產行業的大水漫灌,在房地產融資上,也持續收緊。在拿地受限、銷售承壓、融資受阻多重壓力疊加下,易導致房企資金鏈斷流,從而企業使得面臨債務違約,更嚴重的或將導致破產重組。


640.webp.jpg


本   文    約  2744  字       閱   讀   需   要     min


從2019年起,破產的企業中,開始出現了一些曾經規模較大的企業,如曾進入房地產銷售百強榜的三盛宏業。

2019年10月,三盛宏業集團董事長現場灑淚的圖片刷屏朋友圈,原因是三盛宏業集團難以向員工兌現公司理財。隨后,三盛宏業因涉及交叉違約條款被中誠信托查封旗下資產,并宣布該信托計劃提前結束。

更早之前,寧波首富熊續強掌管的上市房企銀億集團申請破產重整,消息流出后也引來市場熱議。2019年6月17日中午,上市公司ST銀億發布公告稱,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已于2019年6月14日向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

不僅是中小房企破產數量明顯增多,過去經營良好的大中型房企也開始頻頻“爆雷”,除了上述知名房企之外,2019年五洲國際、新光集團等先后被爆出資金鏈危機。

進入2020年,1月13日,世茂集團以最大股東的身份操盤收購福晟集團87個項目,此次收購所涉貨值超千億,在此之前,世茂與福晟雙方在福州屬于同業競爭者,世茂在大福州的銷售排行第一,福晟則是福州市區的王者,在這兩者簽約合作落地后,所涉及福晟項目將使用“世茂福晟”品牌。

5月13日,泰禾集團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正在籌劃公司引入戰略投資者事項,相關交易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變更。泰禾集團表示,引入戰略投資者尚處于籌劃階段,各方尚未簽署相關股權轉讓協議或合作框架協議,能否簽署尚存在不確定性。

對此,有媒體爆料稱,泰禾集團創始人黃其森有意出讓第一大股東位置,換泰禾平安落地,泰禾正與多家投資方溝通,接盤公司大概率為央企,具體事宜還在洽談。

5月27日,泰禾集團公告稱,因控股股東泰禾投資就其他公司(非泰禾集團及其子公司)債務事項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擔保,被擔保人與債權人產生了債權債務糾紛,涉及金額為29.31億元,法院依債權人申請要求泰禾投資履行擔保義務從而導致泰禾投資持有的股份被凍結。據泰禾投資的通知函,最近一年泰禾投資作為主債務人已到期未支付的有息負債金額為2.14億元,因履行擔保義務涉及的已到期未支付有息負債金額為36.37億元,其中涉及訴訟的金額為29.31億元。

從三盛、銀億、福晟到泰禾,這些企業都曾在業內占據一席之地,如今卻也開始出現了經營問題,究其緣由,主要是在行業規模觸及天花板,市場份額不斷縮小的大背景下,各大房企的競爭進一步加劇,在這其中,中小房企容錯率也變得更低。


01

規模見頂

小型房企生存空間遭擠壓


2010-2019年是房地產行業高速發展的十年,期間商品房銷售金額、面積增長215%和64%。在行業火爆的十年里,造就了萬科、恒大、碧桂園等長期穩居前十的龍頭房企,同樣見證了新城、世茂等房企的崛起。


隨著經濟調結構的不斷優化,當前房地產行業定位由原來的“助推器”轉為“穩定器”。在“房住不炒”的大方向下,正逐步由高速發展轉向有質量的發展。


過去三年,全年總體銷售面積并沒有出現更多增長,連續三年都是在17億平方米左右,2016年的銷售面積也接近16億平方米,實際上是近4年的房地產的銷售面積沒有大幅增長。


我們預計未來仍有一定的增長空間,但年成交絕對量和增速都將放緩。


640.webp (1).jpg

由于銷售面積沒有增長,一旦面積出現一定的回落,銷售的金額也或將出現停滯或回落的狀況,如此一來,在當前行業規模觸及天花板后,資源也將更集中在規模房企之間,中小房企市場份額的減少,也將加劇其生存困境。


數據顯示,2019年銷售排行榜TOP50房企權益銷售金額在百強企業內的集中度達到43%,幾乎占據行業一半,小房企的生存空間不容樂觀。


與此同時,隨著土地成本的不斷提升,小房企拿地也越來越難。2019年百強房企新增貨值排名中,42%的新增貨值都被銷售TOP10占據,TOP50更是占據了84%的貨值。且在拿地方式上,聯合拿地雖然已經成為常態,但多數仍是以強強聯合為主,小企業想要分一杯羹難度頗大。


640.png
 

02

融資成本過高

中小企業生存越發艱難


我曾說過,面對行業的洗牌,未來房企必須進行全面的升級以應對未來十年的發展,其中,融資能力是核心。


然而,相較規模房企而言,業績在100-300億的小企業貸款難、融資難,且多數沒有上市,融資渠道相對單一。資金面的“先天劣勢”更會加大土地資源獲取、營銷等多方面難度,阻礙企業發展。


例如資金充足、融資成本低的國企以及部分區域深耕的規模房企已經提前在疫情期間“逆市布局”。小企業沒有資金支撐,企業發展受影響,反過來又會影響融資,陷入惡性循環。


尤其是2019年以來,行業的融資環境收緊,整體融資成本升高的情況下,小企業的融資劣勢被進一步放大。


2019年CRIC監測的80家房企來看,平均融資成本達7.47%,為近五年最高。值得注意的是銷售50強以后的房企融資成本上升速度非???,顯著高于行業平均,由此可以預見,業績銷售排名更低的小企業融資壓力更是巨大。


2020年以來,這種趨勢并未緩解,即便疫情期間,央行多次放水,但最終流入房地產資金有限,小企業所獲更是杯水車薪。


640 (1).png

從近兩年企業融資具體業務情況來看,融資利率高于10%的企業中超過4成來自于TOP50以后房企。其中不乏已經上市房企,如當代、景瑞發行的境外優先票據融資成本高達13%。由此可見,對致力于規模再上臺階的小房企而言,資金的壓力將影響到各個方面。




基于宏觀經濟及融資環境調控持續,雖然總體來看,從4月份起房地產各項指標觸底反彈,整體市場開始出現復蘇跡象,但是具體到各中小企業來說,依舊艱難,未來破產企業將會更多,且可能會呈現加速的特征。


與此同時,除了破產房企外,部分中型房企也開始出現違約暴雷現象,未來房企出現此類債務危機的情況也或將越來越多。


2020年,在整體調控不松綁、融資趨緊的當下,對于承壓的中小房企來說,如何降負債、保持良好現金流,努力活下來才是重中之重。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